A/D.

“爱高于存在,存在怎么能不受爱的支配呢?”

APH,BSD文手,圈名AD。芥厨陀领,黑三角厨。喜欢摄影和旅行。女神鹿总和春政太太。

No.2

刀刃在手腕上割开狭长的裂痕;像瓷器,像花的呼吸。耳机里循环的对白破碎模糊,窗外的夜景,车流川行。血滴滴答答地从放松的手腕上汇成一条溪流;他眷恋地望进去,看见记忆里泛黄的光亮与美好,所有那些钟声,那些遥望的故事,愚不可及的故事。近处的飞机降落的气流,和列车拉长的尖响混在一起。血流地很快,濡湿了衣襟,袖口,精致的纹路。他想抬起手腕,在苍白如纸的嘴唇上涂抹几番,最终遗憾地放弃了。车流,列车,班机,夏日啰嗦的回忆,在渐渐黯淡的眼眸里倒映出来。倒映出他身边的零乱与仓皇。他没有涂抹唇瓣,没有梳理发丝,利刃丢在地上。他靠着阳台的玻璃窗,月亮是新月,已经听得见蝉鸣了。他摸索着怀里的信笺,笑了笑,深吸了一口气。



Finish.

本期主题:狂躁与抑郁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