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爱高于存在,存在怎么能不受爱的支配呢?”

APH,BSD文手,圈名AD。芥厨陀领,黑三角厨。喜欢摄影和旅行。女神鹿总和春政太太。

No.3

他赤足躺在转椅上读普希金的诗歌;窗外的阳光懒散明媚,山雀在轻轻歌唱。晨光缓慢地悠哉悠哉散射过明净的玻璃窗,照在他微微麻痒的伤口上。一圈一圈的绷带把他包裹成一份残缺的礼物。他甜腻地叹了口气,伸出手去解开乱七八糟的纱布结。他的学生在厨房叮叮当当地忙碌,客厅的早间新闻一板一眼地念叨着“早间夏花盛开如织”。
咚。——厨房切菜的案板顽强地发出一声钝响。糟极了,小笨蛋君恐怕又斩碎了案板,可是这又有什么所谓呢。
  他正这么想着。邻居家的中年妇女一把拉开虚掩的房门,咣当一声,门板发出一声叹息。他的学生径直走出来,接过一张水电费通知表,还有一张夹在门缝里的楼下超市优惠券。谢谢您。青年说,彬彬有礼地关上门。
他拿着一叠绷带不知所措,忽然兴起,于是带着它走出门去。芥川君,他笑眯眯的——帮我缠一下绷带。不,罗生门就算了吧……诶?
挣扎未果,他看着头上正经的结,为学生的死板开始叹气。他叹气了大约是三五分钟的功夫,芥川走出厨房来。他推开门,还系着樋口塞来的围裙,上面粉色的樱花开着。
  您过来拿一下鸡蛋羹。他说。太宰治很欣慰地发现芥川苍白的手指间握着一把菜刀,哎呀。他笑着感叹,——原来案板还是好好的吗。芥川君。今天出门去赏花怎么样,而且蟹肉罐头打六折,不是也说了要交水电费吗。太宰治举起诗集里夹着的另一张优惠券。


Finish.
本期主题: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普希金和波德莱尔。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