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人生就是要战斗到死。

--
文野/APH写手.圈名AD.芥厨陀厨.兼任司书和审神者.

从他扯下我的领带开始,我就已经在阴冷的欣喜里哭泣了。我顺从着他的动作,他的指尖从我的脸庞擦过去,他的指尖撩拨我沉闷的黑发。然后我就知道自己完蛋的前奏已经结束,他用手在贴着我脖颈的领口摸索一阵,发出细碎的衣料的摩擦声。

这也没办法。我听见王耀先生带着笑声说。休息室的门锁着。下着淋漓的雨,所以窗户也锁着。我突然为他的触碰感到怯懦,恐惧,无法呼吸。我想起自己曾经裹在绫罗软帐里这样望着他,可那时候的恐惧并非出于此等心境。他是在侮辱我,为此,我感到令人惊叹的残忍。

这场仓促的媾和归于沉寂。没有开灯,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隐约知道他仍然衣冠楚楚。接着是吮吸,隔着两层高级布料的挑拨。皮带解扣的响声。他把冰凉的指尖探进我侧腰的衣料,而我颤抖不止。然后是船的倾覆,是时光留下的温存。我却因此烫伤,在手指上留下疤痕。他是斜阳的光,剑上的鲜血,花儿的影子,王国的肉体,是国王,是令我追逐嫉妒的欢愉与痛苦。我被他烫伤,因此用躲避掩饰我无能的懦弱。我发出连续而模糊的呻吟,雨声还在敲打玻璃窗。


窗外的场景碎了,模糊了,成了被我失手打翻的水杯染开的水粉画。我又开始细微地颤抖。在骤雨衬托出的沉寂里,眼泪开始流下脸颊,像一个虚假的梦。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