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人生就是要战斗到死。

--
文野/APH写手.圈名AD.芥厨陀厨.兼任司书和审神者.

【红色组-点文】遗书


*献给龙临。








“但是我要告诉你,人的一生只是为了一次盛大的坠落。”




-





我那次体检过后不久,阿尔弗雷德要告知我“赤花症”的含义时,我刚刚来得及抽出时间从电脑键盘上抬起头来。他坐在王耀执意要买回来的布面沙发上把一杯咖啡放在白木桌上。落地窗的窗帘被夜风吹得发凉。
室内没有开灯。阿尔弗雷德坐在桌子那头的阴影里,开口说:


“布拉金斯基。”


我从鼻腔里哼出一个音调来表明我还在听。显示屏上的设计版块分割成若干个几何图形。我试图把它们改正,但最终放弃。……现在回想起来阿尔弗雷德的语气显然不复平常一样愚蠢欢快。半天没有回音,我以为他要说:我其实是超人。尽管他不是记者,是一个预约费贵得离谱的医生。


可是他没有。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一会儿。我咽下一口伏特加。那只西伯利亚森林猫因为嫌风太凉,离开了它的窗下的窝,跳上我的腿,趴下准备睡觉,尾巴一甩一甩。
-



——他说:“你知道赤花症是个什么玩意儿吗?”




-
三分钟以后,我从阿尔弗雷德条理不清又絮絮叨叨的话里得知:从脾胃开始寄生花朵的疾病。目前还没有确切有用的医疗手段。治愈方式是爱人刻薄的话语。他又说了一堆啰嗦又不利落的话,到最后干脆闭嘴沉默。我又喝了一口伏特加,闭上眼。


阿尔弗雷德把那杯凉掉的咖啡一饮而尽。他抄起外套,不发一语地离开我家。我没有说话。他不会对王耀透露任何东西。大部分时间里他显得刻薄又咄咄逼人,可惜不能一直保持到底。


王耀是我的爱人。作家,大部分这种职业的人都给人优雅而悲观的印象,此外不可避免地又神经质。或许他的悲观是必要的,但他却并不悲观。


——最后一项,我们结婚再过一个星期刚刚好十年,假如你在乎的话。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噩梦。梦里的我和他吵架,关系降到冰点。王耀站在我面前。他盯着我,像看一个怪物。而我的内脏开始疼痛,像刀尖戳穿我的肠子,绞肉机绞碎我的肺,我的心脏开始痉挛。细密的茎带着刺伸出我的皮肤,却没有令我鲜血淋漓,只给我带来疼痛。成千上万的花结苞,开放。玫瑰,都是玫瑰,热烈又鲜艳,美丽又残忍。那些玫瑰吐着娇艳的花开满我的皮肤,在我的眼眶里旋转。角一样的乌枝从我心脏穿刺出来,它没有花。没有花苞。像是插进我心口的刀刃留下的柄。


他说:你为什么不去死呢?


我为什么不去死呢?我活着干嘛呢?


我脸色苍白地倒退两步,他盯着我的脸,发出讽刺的冷笑。——那些玫瑰的刺刺穿我的皮肤和肌肉,血从我的眼眶里滴到地上。是眼泪?是。


后来我惊醒发觉那是梦。窗外,黎明的微光悄悄升起来,照在我爱人熟睡着的脸上,显得很温柔。我看着他的脸,突然感到窒息。


一个星期七天。一百六十八小时。那场宴会属于家宴,他的弟弟妹妹站在他身后絮絮叨叨,而我的妹妹是带着托里斯来的。主持是弗朗西斯。那家伙早早和达尔克夫人结婚,不知不觉间眼角多了几丝皱纹。阿尔弗雷德沉默着站在我对面,他的领口别着一枝鲜艳的玫瑰。


弗朗西斯的话说到一半时,我望向我对面的爱人。王耀发现我的视线,谨慎地扫一眼周遭,然后微笑了。他悄悄用手比了个爱心的形状,愉快地眨眨眼睛。


-

——我找到那个答案。






-
我在晚宴结束后拜托阿尔弗雷德给我买一朵红玫瑰。它本来应该别在我们二十年庆祝时王耀的胸前,可现在被我别在领口。



——……他早就知道了是吧。


——我要和他结婚啦。


阿尔弗雷德看着我,突然笑了。他用力拍了拍我的后背,上一次他这样做时刚刚收到理论论文获奖的消息,窝在宿舍里。我破门而入,笑着告诉他我和王耀要结婚。阿尔弗雷德当时张大嘴,目瞪口呆,手里的可乐撒了一地。


——蠢货大鼻子俄国佬。


——肥宅没脑子美国佬。


我们用力击掌。







---

写这行字的时候,我站在悬崖上。我的恋人王耀在我身边。黄昏的风很清凉,带着夏天栀子花的香味。他戴着十年以前大学毕业戴的眼镜,笑得很好看,扎着高马尾。我即将要单膝下跪,把对戒的另一枚送给他。


我要在风里大声呼喊他的名字,问他愿不愿意和我结婚,像我十年以前做的那样。然后我要吻他。我要记住在晚霞盛烈的余晖里他琥珀色的眼睛。


然后我要从悬崖坠落;我知道千万朵花的花瓣和根茎将把我掩埋,但愿我跳下去以后它们再占据我的身体。我知道花将从我的皮肤上绽放,我的喉咙要被堵塞,我的眼眶要被填满。我要记住心脏的停止和脾胃的剧痛,就像记住他的爱一样。


我爱他。我爱他,也需要他爱我。就像鸟需要天空,鱼需要水流,树需要土壤。我不能为了任何东西来付出我们的爱情,除非是为了这一刻。他对我说:“我爱你”的这一刻。我不祈求任何救赎和宽厚,不祈求进入天堂或堕入深渊。没有任何事物值得我的爱。




我要反复呼喊:我爱他,我爱他。千万朵花开在我身上。



但我要告诉你:人的一生只是为了一次盛大的坠落。







FIN.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