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爱高于存在,存在怎么能不受爱的支配呢?”

APH,BSD文手,圈名AD。芥厨陀领,黑三角厨。喜欢摄影和旅行。女神鹿总和春政太太。

我不常在街角遇见她。我总是缩在千万个折射着沉默的阴影里,自命清高,脆弱又敏感,傲慢又局促,谦卑又怯懦。我眯着眼睛,看到流云匆匆把脚步加快,巴士和车流在我面前咫尺的强光里穿梭。我一度试图前行,次次遭到烧灼。光太强烈,烤焦我的外套,灼伤我的虹膜,令我血肉模糊,踉踉跄跄又跪着用膝盖爬回阴影里。有一个人从光里来,我便忽略她的轻慢,跟着她悄悄尾随,渴望自己能脱出苦海去。可是我自命轻贱。时间晒干了我的信,把我的骨头扔到火焰里灼烧。我知道一切痛苦都会过去,她的影子对我说:只要你用长下摆的黑外套裹住自己,让长发蛇一样爬上你的面颊,撕裂你的信,烧掉你的书。然后呢?然后我给你陪衬的待遇。你就变成人群中卑微的一颗。我流泪的眼睛默默盯着她的背影,终于笑起来。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