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爱高于存在,存在怎么能不受爱的支配呢?”

APH,BSD文手,圈名AD。芥厨陀领,黑三角厨。喜欢摄影和旅行。女神鹿总和春政太太。

晓星./1/

-CP陀太陀.性转.
-就不会写陀总.哭.




陀思妥耶夫斯卡娅小姐二十多岁的时候从北国来到横滨作演出,这是她第二次来日本。她已经是当时有名的大提琴手,指尖雪一样洁白。她坐在剧场中央,长发,垂枝的柳,披散着从她的肩膀落下来。音符从她手里弥漫,氤氲。她的面容始终无波无澜,整个人看起来像一颗闪着微光的星子。等她的演出结束,剧场响起一阵掌声,喝彩。她站起身来鞠躬,还是很平淡。


我在后门外等她,等她背着她的琴盒出门。那时候刚刚下过雪,她的靴子踩得我们脚下积雪嘎吱嘎吱。她裹着大衣的身形仍然消瘦,带着一顶白绒帽。我朝她伸出带着无指手套的手。她看看我染着指甲油的指甲。


我们牵着手往我的家走过去,穿过车流,人群,两边长满落光叶子的树的街道。晚霞衬得她那双深邃的眼睛温暖起来。我看她一眼就知道,她曾无数次穿过俄罗斯的夏日夜晚沙沙响的白桦林,带着她的大提琴,带着夜风,野蔷薇和蒲公英的香气。她在东正教堂下驻足,在孩子放学唱的歌里走过一条条街。因而她得以永不停留地旅行,永远不疲倦。因而我得以爱她。


我点燃一支香烟,看着烟雾穿过蜘蛛网一样在头上交错的树枝,消失了。


我问她:你想不想亲吻我?于是她点头。我们拥抱起来吻着彼此。陀思妥耶夫斯卡娅和我的额头顶着额头。她垂下眼说我的嘴唇像是太浓的烟草。于是我们都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的嘴唇蹭上了我抹的鲜艳口红;我在她的唇瓣上尝到冰雪的味道。





-
TBC.
性转。短段子集。小姐姐就很好看。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