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太宰治很早以前就死了,大概是自杀,像他希望的。一直以来影子一样飘荡在横滨街头的都是他的亡魂。打着绷带的他和中也先生一起端掉一个个组织,穿着黑风衣的他抱着织田先生的尸身放声大哭,揣着卡其色风衣兜的他冲着黑手党的摄像头比一个剪刀手,露出微笑。他和我接吻,悄悄在巷子里,我像挣扎的鱼,他像行尸走肉。一具尸体当然没有资格说“爱”的——所以我也没法救他。此后他和我接吻,和我牵手,和我纠缠在床单上都在自杀。我是这样想的,我也是看见他作恶梦的时候低低地哭的,说,“我想去死啊”。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