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杂谈1.




列表刷屏致歉。顺便总结一下我的各种暗喻。



如果我说的还不是很清楚的话。既然你在我评论区搞事被我骂回去又不回复,在自己首页吊死也没关系,戳我痛处也没关系。说我没素质没教养不爱国故意搞事搞中国崩溃论也没关系,你可以直接怼我的私信。知道自己弄错了还要说“现在的人怎么这么没教养啊”“不能委婉点啊”我都会截图留念的。然后您是什么玩意我就什么态度。就这样。那我可不可以下次回复:现在的读者怎么都这么没教养,都不叫我太太老师不说您好您好,上来就指责我的文章。


或者!——但是虽然这样,虽然你不看我的文章就妄加指责令我不高兴也想打人,虽然您脑子里对于暗喻只有一个想法,虽然您没有词汇量没有阅读理解没有和我探讨提建议的诚意,而是弄得您好像大爷天字一号,我还是要笑不露齿温和谦让地微笑着说:您听我解释呀……,不是您想的那样呀……


但是可以不用装白莲花故意不提自己的错误了。我有一个恶习,乐意看你吊死,看你唧唧歪歪,而且我是爱截图的。


而且我一直很怀疑一个问题!在现在这个圈子里,看了评论区有这种想法就跟风来吊死的人一定很多吧!不论第一个小天使是不是怀有恶意,我没有对她发表任何恶毒言论。但是第二个第三个这个态度让我很不爽的,你尖酸刻薄我也尖酸刻薄,你让我改文章我偏偏不要改。


我不给你做阅读理解的。我就让您发挥一下脑洞我是个药丸党的想象力:


您和我撕逼之前先去山顶看看夕阳斜斜的光不很好吗?届时你看到落日要比日出更加深沉,更加地美好,带着悄然的底蕴和悄然的沉静,看着朝阳没法子染色的叶子,楼,庙宇的尖顶,都融化在里头了。然后就发现人的比喻原来很浅薄的,濒死的时候会感到孤独的宁静,日落的时候可以欣赏到极致的深沉。要我把王耀比做朝阳么?办不到的。谁都不知道朝阳会不会被雨的云雾吞噬的,但是夕阳总是很一样又不一样,雨里的,雾里的,扯着雪的,夹着栀子味儿的。复兴啦,启航啦,那都是很好的事了。可我不想写那个。我不想写那个,我就要让他在数千年来都看着的同一片夕阳底下慢慢地待着,身边的年轻国家手里有一瓶咖啡,他不是。两个人,年轻而正在衰竭的,古老而日渐强大的,都在夕阳底下。等着,等着夜灯亮起以前一场令一个人怀念,令一个人惊艳的日落。比作天上的太阳一样的王耀可是很好的。


就说是太阳吧,也没有把什么人比作大中午毒辣的烈日的。亚瑟是迎着海面的日出,翻卷着波浪,照亮了船帆。阿尔弗雷德是清晨的曙光,明亮,晃人眼。伊万也可以。你见过冬天的太阳吧,但是也许没见过荒原上的。荒芜而热烈。


王耀又为什么会是八九点钟的烈日呢,他已经不是青年了,也不是靠着姑娘的美活下来的。我没有那么讨厌他到比成那个的地步吧。我讨厌八九点的早操,晒得太过分了。


或者您没看过,我理解。但是我就告诉你好了:我写出来的东西吧,一定有个意义的,或者还有我的原创设定,我喜欢的书,我喜欢的背景音乐。那可比您为了一句话和我争执不休有意思的多了。


看不顺眼又怎么样啊,说不定我以后还要写一个续集呢——我得写太宰和费佳因为受伤而濒死时看见的对方啦,伊万孤独的死亡啦,冷战组二次解读谈恋爱啦。我就是不改。我曾经写他失足掉进乌苏里江带着冰的河,他为了爱情进行一次盛大的坠落,他给墓碑放一束鲜花,在夜风里和人拥抱,彼此都想着怎么杀掉对方。怎么能有人接受得了我让他们互相攻击,互相厮杀,还不能接受让他们看一会儿夕阳?那您到底是喜欢他们互相伤痕累累累倒休克还是?


您对我有误解,所以我不该咄咄逼人?您捅了我一刀,出于误解,所以我该微笑着去死?


如果您看完以上内容还是看我不顺眼,还是觉得我没素质我态度不端正,或者我说了那句中国等待着日落你就不高兴——我创作出的故事我就不改。我就不改——或者为了气您吧.您要是愿意在梧桐树下面坐一会儿,做个梦,好的。您要是在这里吊死了,还用楚楚可怜的娇羞的脸说我没有素质没有教养,我就打爆你狗头。谁在乎您呀,把自己放得太高了吧。


如果您觉得对我的故事啦我的胡思乱想啦我的日天有兴趣,那很好啊。您悄悄删掉我不喜欢的评论我还可以给您愉快地挖挖我埋下来的伏笔之类的。交朋友会让我怪开心的。


用不着您原谅我,用不着您喜欢我,用不着您觉得我有才。我挺虚荣的!会膨胀,还没有点逼数。就是这样。我喜欢和人交朋友。不过,你要我尖酸起来也很简单,您既不愿意接受我的解释又要用鼻孔看我,


您的脑容量大概也接受不了这么多句子。这真对不起了。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