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煜

Freedom and Respect.

生活没有诗和远方。

我平日常常有看见南方的作者写到各式各样的湖,各式各样的山,港式的风情和万般滋味。我觉得它们都很好,但是我不太理解。我其实在第一次呼吸时就丧失了赞美这些的资格。我曾经大放厥词,说生活只有苟且和坚持苟且,相比之下大雪纷飞还有些温度。
其实并不是这样,我现在想来爱的并不是雪,因为我极其厌恶穿靴子,而且积雪会阻碍我出行。事实上我爱的是我不上不下的生活,连同我的悲痛和狂喜一起。它具体化为我因为胃病逼迫自己厌恶咖啡和碳酸饮料,因为成绩逼迫自己拼命学习。后来我才意识到成长就是把曾经你讨厌的事情全都习惯,而不是为了控诉悲惨的现实抠半小时词藻。据说现代青少年会觉得自己爱故乡的花鸟鱼虫,但是却对形形色色的人十分厌恶。现实很残酷,因为你其实并不爱天爱地爱世界,而且我们卑微如草芥。
其实我后来想了想,觉得自己曾经想不通是因为我当时很幼稚,很天真,而且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了。你不要看我写东西的时候似乎很有个性,很独立,不是这样的。我在这个冬天摸透了图书城的构造,熟记地铁路线图,并且发现了一家还不错的寿司店。我写这篇东西是为了告诉——大概很无聊很沮丧且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的人——一个处世哲学。你不必要因为自己烦躁的时候拿小美工刀划胳膊就痛苦,假如你是真的痛苦的话。如果你想要显得自己很酷,也完全没问题,我不阻拦你,但是我看不起这种人。正是因为这种人的出现,才让痛苦变成了一种虚伪。
我不知道我活着有什么问题。我早早习得给自己购买练习册的技术,一本英语阅读上手翻三翻就知道符不符合会考题型。我口才还好。我写文能看。能吃上高端餐厅的时候人模狗样,懒得煮方便面也可以靠光合作用维持生命活动。我烦躁的时候也会自暴自弃,一般而言闷头睡一觉是最佳选项,自残是下下策。我恬不知耻地热爱这种好像没什么不对的生活,不知道让自己变成不喜欢的样子有什么意义。我不是说只有根正苗红三好学生才对,不是说抑郁症都是矫情。但是抑郁就要看医生,如果无病无灾就最好。
生活没有诗和远方,只有我的心灵鸡汤。多说无益,生活就是努力活着,尽量开心。其实活着就很难,但是尽量吧。割腕自杀难度系数太高,安眠药买不到,上吊死相难看,跳楼会给物业造成麻烦。我前两天去了一趟海边,可以很有把握地说:春天快到了。祝我们都先活到下一个春天。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