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煜

Freedom and Respect.

“SHUT UP!”

  他十六岁那年上了老师家求学,先生很有些老顽童的意思,先教他念诗后教他写字,一笔一画决不反悔。教给他魏晋李唐千古一场大梦,古今倜傥一遭不枉平生。说你要去玩。你要去闯祸。你非要栽了足够的跟头,不可去做人。
  他说你要懂得人可以卑微平凡被踩进淤泥里去,但是一定要挣扎,你得要站起来,因为人的尊严就是无论何时何地都得站着,把脊梁骨挺直。哪怕你究竟是倒下去了,你要遍体鳞伤地倒下去。你记着你的口要用来说,你的手足要用来前进,你的脑要拼命思考到死亡。
  你要是失败,要像一个战士。
  后来他二十二岁,先生说:快跑。你向来路快跑,不要回头。你必须疯狂奔跑,经过一个十字路口。你会被恶意、沉默、威胁和冷漠磨平棱角,它一定痛,但是你要奔跑。你要奔跑,直到四肢溃烂,因为不经历痛苦的人永不会敢于抗争。你要是停下来,平庸就会漫过你的口鼻。你要朝着太阳奔跑。你要跳下深渊。你要是失败,要像一个战士。
  他抱着先生的骨灰盒拼命奔跑,途径包子铺、大排档、成人用品店、红灯区和郊区,越过安静的别墅区和同样安静的贫民窟。为了留在原地,他拼命奔跑。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