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煜

“我再也不向命运低头,尽管我们相伴而生,也将相伴而死,如同血溶于水中。”

2.5|再见

-




你好。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大约是已经死了。按照计划,我脑死亡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四十分,死于跳楼自杀。现在,我们来谈谈那些真正重要的事。


我相信的事情有很多,比如我相信:我们总会犯错,总会对不起别人,但是也总会有一个人能够让你把傲慢和执拗放下,能够让你抱着她大哭大闹,说,对不起,我错了。我们和好……好吗?你会发现你受过的苦都是为了遇见这个人,你可以大哭着从一个噩梦醒过来,一切都会变好的。这个人可能是你爹妈,你的朋友,或者你的爱人。当然我没有遇见过,但是我真诚地希望你可以。你的余生还很长呢。


比如我相信:这个世界不是非常美好,可是值得我们为之努力,因为世上有文学和艺术。


所以我其实并不是——那种可以在家做皎皎明月或者陶瓷花瓶的人。我可能给人以强烈的不同印象,因为我并不善良,也不赤诚。我大部分情况下是比较正常的,因为我面对着既不彼此知根知底,也不素昧平生的大部分人。比如我的同学,我的老师,或者我的邻居。这个邻居的范围也可能是我在楼下小花园见过一面的关系。


对其他人我就不太有耐心,也不太愿意微笑,一种情况是在我勉强算有点常识的话题上。……譬如我极其厌恶一味贬低婉约词派的人。另一种情况则是说起话来让人感到疲惫的类型,譬如我说厌恶别人贬低婉约词派,不代表我喜欢婉约词派,更不代表我讨厌豪放词派。横竖我是没有研究出来婉约派和豪放派孰高孰低,以及两者究竟为什么要有高下。你不喜欢就说不喜欢,何必要因为不喜欢而极力去贬低人家呢?或者你既然决定去反对它,为什么不明明白白地反对呢?


你要明白:我就是那么一种人。我很明白自己的虚伪和做作,但我愿意永远做一个有权利说一加一等于二的人,道理就好像我愿意做一个永远有权利把黑的说成黑的,把白的说成白的,拥有一种热情和执着的人。我不吝啬我的希望与赞美。


生活就是不断把你从一个正方体磨成一个球体的过程,它的阴谋就是把所有人变成同一个人。球体和正方体哪个更伟大,这没有意义。当然假若你是一个球体,你会生活得容易一些。做一个正方体一定很难,也没有什么好处,若有,那就是你可以活得顺心如意。


我希望我的读者可以大声质问我:你胡说八道!人怎么有一模一样的?这样我就可以回答:有的。若干年前有个心理学家写书,说群体会把个体的智慧变成愚蠢,把天才变成庸人。此书流传至今,可笑的事仍然发生了: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去读,到头来居然没人意识到自己就是乌合之众里的一员。更有甚者完全没有读过此书,就盲目鼓吹此书的伟大,而且声称不读此书者都是蠢货。由此我想到那个留小胡子的德国矮子,我们经常说他可能是卖豆腐的。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和你争论什么样的人才叫伟大,什么样的人是蠢材。如果我直接跟你说:我去死是为了寻求自由,那么能够理解这句话的人不会超过两个。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选择去死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换了另一个注定名留青史的人,不管他最后被打成无政府主义还是被赞美成自由之父(母),他可能会选择揭竿而起。但我不是。我只是可以说:我始终是独一无二的。


对我来讲这没有意义。我知道有的人会听我说,有的人坚持不听。假设我决定干点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我很可能会失败,就算我成功了,终有一日也会有人取代我,他们会把我忘记。我们的聪明是不一样的,但上帝赐予了我们相等的愚蠢。从人类的角度上来讲,爱因斯坦先生是伟人。从世界的角度上来讲,他是历史的马车上的一个轮子。但从宇宙的角度上来讲,他就和一个中子没有任何区别。我们组成了这个宇宙,终将回到宇宙当中去。


从我个人的角度上来讲,我相信活着是一个有十分之九的可能会改变我的本性的过程,但我也知道我的思想没有意义,廉价无比。其实假如你去思考,世界上的大部分事情都没有意义。所以不思考就是一个选择,因为思想只会带给你痛苦,而不思考带来简单的幸福。


我永远是狭隘的,因而我在想到这里的时候希望不要有人步我的后尘。活着是有意义的,我可以肯定地说,人生是有意义的,只是这意义不能够由别人给你。我的死即使放在这个市也不算什么大事。


我知道在万物背后有着某种奥秘,从洪荒时代一路奔袭向星际未来。这种奥秘促使我们从死处来,向生处去。这奥秘未来还会促使我们走向毁灭或得到永生。但这些对我都不算什么重要的事了,对于我这个卑微渺小的个体来讲,我的生死就已经是最大的问题。


我的人生就是这样:短短十数年,没有来得及面对什么挫折和磨难,也还没有幸福与快乐。我的人生是很贫瘠的,可惜我爱她。我所执着的和我所爱的东西都不切实际,我匮乏智慧和勇气,很少厌恶,但常常轻蔑。我恃才傲物,自持清高,愚蠢如影随形。我说的这些话都是一个将死之人的胡言乱语,不知道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也不知道世上有没有是非。不知道什么样的生活值得爱,也不知道爱究竟是什么意思。


在日复一日的思考中逐渐变得越来越痛苦,这就是自由。


自由的真谛就是,即使你见识短浅,坐井观天,但是要爱。我要爱可爱的,厌恨可厌恨的。我想看一看宇宙的界限,听一听世界的丧钟,还想保留太阳燃烧殆尽的残骸碎片。我还是要拍照片,而且要喜欢它。我的人生中必不可少灾难与暴风,一切无法将我挫骨扬灰的都将消逝,而我会在灰烬中七次重生。我知道我愚蠢、无知、傲慢、卑微,但我仍然要去爱,去拥抱,因为我天性如此。一切都是相对运动,时间只有相对永恒。我死时已经洞悉了我短暂人生中一切谜题,没有任何可惜,因为各人的生命永远不可代替。只有他人经受的,我必经受它。我要在平庸中创造伟大,在黑暗中摸索光明,在瞬时中寻求永恒。


死没有意义,如果有,那就是自由。我只是在生死之中选择了死,就像我在香椿炒鸡蛋和番茄炒鸡蛋中选择了番茄炒鸡蛋一样。没有理由,我只是想死,不是活不下去。






——再见。再见。现在我正站在楼顶,狂风正簇拥着星辰,我站在星光与气流中央。我不会后悔了,很快我就会跳下去了。今天确实很晴朗,春花差不离要落尽了。安德利亚站在我身边,风吹不起她的棕褐色的发丝了,这很遗憾的。我的MP3里放着一首轻快的歌。我要纵身一跃,不为了恐怖与盼望,也不为了悲哀与幸福。一切苦难都结束了,马上我会回到大地中去,大地怀抱着我的尸体,就像怀抱又一次春花绽放。



亲爱的人,我希望你幸福快乐,我希望你身体安康。你会遇上所有美好。因为人是有后福的,你要信我。我看到的那花是深浅不一的红白色,你看不到了,我也没法看完再写出来,认认真真地告诉你,这又是遗憾。但是没有关系,我的眼睛会永远记住的,我死在春天,有万物生长。






再见。我可以说这句话了:







——我永远自由。







-






END.





完结。谢谢你们的陪伴。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