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爱高于存在,存在怎么能不受爱的支配呢?”

APH,BSD文手,圈名AD。芥厨陀领,黑三角厨。喜欢摄影和旅行。女神鹿总和春政太太。

【悼文】12.13.


中国深深记得那一天血光笼罩了整个南京城。他被警卫员绑着拉出了城门,把他的妹妹丢在城里。
他披散着头发一路不管不顾地在惨叫声的余音里踩着已经泡的发烂的血染成的地面,在废墟里找到了南京,他昔日的都城,他的妹妹躺在那里,头发披散着被血液糊住。
.
——他跪下去。膝盖硬生生撞在削落的青石砖上。他捂着自己的心口放声哭泣,在心脏里的涌动烧穿他的胸膛,焦烂了他的喉管,在里面传出飕飕的风声,如同拉响的风箱。
.
曾几何时他的身后跟着的金陵,是落落大方的江南水乡风情的女子。现在只给他剩下一具冰冷的躯壳。曾几何时他的江苏是鱼米之乡富庶丰饶,现在战乱烧焦了他的疆土。
庞大强盛的王朝腐朽崩裂。
.
南京三日的哭喊震聋他的耳朵,旅顺屠杀的鲜血塞住他的眼睛,圆明园的硝烟封死他的喉管。龙终于瞎目断爪,鳞片斑驳,坠入浅滩。
若是如此,龙便不再是龙。
.
他的胸腔被民族的哀嚎和怒吼烧穿,血液被硝烟与战争熬干,就连眼泪也只是落地,然后融入干裂的地面。中国清清楚楚的记得黑龙江脸上的伤疤,上海腕上的手铐,台湾斑驳的面颊。最后他的兄弟们折去傲骨,姊妹们拔去脊椎。
他任由在指尖流过的百年,足以让曾卑躬屈膝的国度挥刀相向。
.
——大君去了。
——天下英雄,唯你我二人…
——…媚娘可安好?
——醉里挑灯看剑…
——可汗…!
.
年少的。青年的。盛年的。雄浑的。最后随着火焰燃烧成灰。
……朕自登极十七年,逆贼直逼京师…
蓝衣布履。
.
虽朕薄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之误朕也……
黑发白面。
.
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去朕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
明皇帝对他洒然一笑。
“先生,别过。”
——勿伤百姓一人。青年悲哀的声音在他耳边烧灼。
.
他猛然惊醒。
…咚——古钟的沉响,万籁俱寂。
——咚——咚——
中华人民共和国站在天安门往下看。在那些沉痛的,悲伤的,肃穆的面孔里,没有南京。还是没有南京。他的妹妹回不来了。
他的胸腔被民族的哀嚎和怒吼烧穿,支持他独行的只有民族的希望。
.
2016.12.13.

评论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