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爱高于存在,存在怎么能不受爱的支配呢?”

APH,BSD文手,圈名AD。芥厨陀领,黑三角厨。喜欢摄影和旅行。女神鹿总和春政太太。

【原创】【双耀】焚城(短打一发完结)

焚 城

.

“若我背叛你,你便将我钉在地上。我的血凝固在地板缝隙,我的泪绝不下落。”

.

王耀与噩梦中的自己是老相识。提剑的是秦,策马的是汉,拉弓的是元,破浪的是明;还有万般风流的晋,墨迹青衣的唐,词句精巧的宋。他们互相远远望着,王耀向前飞奔,眼望着光明越来越远。他要拼命奔跑,并被远远的甩在后面,在黑暗的来源里,他自己的眼神冷淡而厌恶。他们见很多面,做很多事从不言语。他恐惧自己沉溺过去。

.

——“若你背叛我?”那东方的巨龙安静摩挲着手里的冠冕。

.

站在红旗飘展歌声飞扬的将来的王耀无法回答。他每每惊醒时会觉得喉咙里挤压着罂粟的余味,后背的伤疤隐隐作痛。王黯拍着他的后背,看着王耀惨白唇瓣微微颤抖。

——在朝鲜战场上爆发的战争。在台海那一边爆发的分裂。说话的人蓝色的,红色的,棕色的眼眸。

.

——“若你背叛我?”那红色帝国眼里的占有欲灼人双目。

.

王耀从梦中惊醒。窗外震耳欲聋的枪响与广播让他几近疯狂,在寂静的夜里,在喧嚣的白日,闹市孤坟,枯井肥田。他抱着头痛苦地呻吟发泄,在眼眸里倒映出浑浊的暗红和温和的浅金。王黯整日的按着他,把他关在屋子里,替他寻找劣酒与麻醉。

疼。疼。——疼痛。

.

【 ……今天,我们要斗争的是大走资派……大反革命,——打着红旗…旗的…刘卫黄——】

——“若你,背叛我?”王耀抬眼去看和他一同走到现在的王黯。

.

神智不清的王耀扳着王黯的肩膀把他按倒在地上。他的阴暗面终于无法忍耐地将他从地上拎起来。长发的人痴迷微笑。王黯沉默良久。

“若我背叛你,你便将我钉在地上。”他垂下眼随着王耀扯他的衣服。两套军服悄无声息的落在地上。

头痛欲裂。

.

“我的祖国啊……"

年迈的老人泪眼婆娑,他从暗无天日的屋子里一步一步挪出来,青紫斑驳清晰可见。

“无妨。”王耀吃力的微笑。“我站起来了。”

.

——“若我背叛你,你便把我钉在地上。”

飘展的红旗缓缓打开崭新的神州画卷。

朝鲜战场的烽烟烧痛了美利坚的指尖。

——中华人民共和国站起来了,他尽管是吃力的走着,不惜磨破了自己的皮肤。

.

王耀记得很多个十月一日以前,一个真正的十月一日。

他的飞机还要飞两遍来维持体面。

他的装甲还要荷枪实弹面临考验。

王耀站在王黯身边。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和心潮拍击海岸。

“若我背叛你,你便将我钉在地上,我的血凝固在地板缝隙,我的泪绝不下落。”

.
王耀扬起头来伸开双臂拥抱山顶的狂风,他抬头下看,崇山峻岭。
数千年绵亘蜿蜒。
.
他从未改变方向,
这是中国几千年来唯一的遗存。





评论(10)

热度(104)

  1. 春秋几何A/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