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爱高于存在,存在怎么能不受爱的支配呢?”

APH,BSD文手,圈名AD。芥厨陀领,黑三角厨。喜欢摄影和旅行。女神鹿总和春政太太。

【原创】苏联情节(小甜饼)

苏联情结
支教伊利亚与当地糙汉耀。
1.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见到王耀是在中苏建交那会子。那个时候他作为一个下派苏联教师来“指导”文教工作。
我们的温润细腻四好青年笑着踏上了陌生的土地,淡定的推开了那扇吱吱呀呀的村门。在门前夹着微风徐徐摇摆的野地里闪过两个模糊人影。他转头瞅了瞅。约莫是两只兔子。
他推开了名为学校的建筑大门。
2.
门内热火朝天的生产景象让他一木。一个扎着马尾的中国人唰把他身后的门一关,把他的手臂一拽,颇为嫌弃地将他推向了那群热火朝天捻棉花的中年大娘人群里去。
“去去去去去,别傻站着。”王耀同志忙的脚不沾地。
“又来了个毛子?”
“秀芬大娘可不能这么讲,毛主席说了,这叫指导学习。”
“哎哟…”
3.
伊利亚无措地站在一大群中年妇女中,看起来鹤立鸡群。
“你傻站着干啥呢?”中国人乐呵呵的拍了他一下。
“同志…我不会捻…棉花?”
中国人沉默了,唰,他微微一笑,啪,他一拍桌子。
“我说那边的二狗同志啊这里有半个你的老乡!都啥都不会!”
4.
“你他妈怎么说话呢王大耀!”王黯撸着袖子就要教他做人,王耀一闪身把苏联人当成一墩墙就往他后面躲。王黯拽不着王耀索性就把伊利亚往王耀同志那边一推“去去去,互相学习去。”
伊利亚“……"
“哦,哦。”
5.
王耀后知后觉的发现伊利亚并不纯良。他盯着和他一块儿和抽旱烟的大爷们蹲在地头的苏联人赌气似的啧了一声。
在阳光照耀下白的刺眼的斯拉夫人被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王耀转过身去背靠柱子。
“想什么呢。”王黯叼着个中街大果拍拍他头,“想那毛子呢?”
“滚你丫。”王大耀不甩他。
长得真好看。他盯着伊利亚的背影。
想什么呢。啧。王耀拍了拍膝盖上并不存在的尘土。
6.
伊利亚很擅长撩王耀。
所以王耀经常接收到发神的时候从背后抱住他的伊利亚。
然后面无表情地踹开。
“……嗷。Jao,疼。”
一头白毛温良的委委屈屈的伊利亚眼里一泡泪。
“老子不吃那一套。”
王耀先生:冷漠。
7.
伊利亚先生有一回和王耀拼酒,醉的迷迷糊糊,抱着王耀当抱枕不松手。
“醉鬼。“
“Jao。”斯拉夫人迷迷瞪瞪的孩子气的把他往面前一拽。鼻尖对鼻尖。王耀有点儿脸发烫。
“我喜欢你。”
“……"
“我喜欢你。”执拗地重复。
“那就喜欢呗。死就死吧。”
王耀先生想,然后扣着伊利亚的手把他往地上一摁。
8.
然后他们干了。
9.
“反对苏联修正主义!”上面来的教导员一板一眼。
“胡说八道!”当地大妈们吹胡子瞪眼。秀芬姨把那教导员和拎小鸡仔似的拎起来。
王耀给了他一脚。
“行啦同志。”中国人慢条斯理地笑眯眯,“你呢,意思一下就滚蛋吧。”
10.
我听过很多次秀芬嫂给我讲故事,关于我那两个不要脸的爹。
Natasha姑姑表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直到她被晓梅姑姑说服。
总之他们在一起了,我爹坚决不接受什么磨磨叽叽的爱情啊罗曼史啊啥的。
11.
这个时候我那温良的,气管炎的papa就说。
——嗯,这是中国人的苏联情节。
12.
大雪吹满发,也算共白头。
——你他妈就是白毛!
两个老冰棍秀什么恩爱吃你的中街大果去!我忍无可忍地怒吼,吃了一嘴狗粮。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