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爱高于存在,存在怎么能不受爱的支配呢?”

APH,BSD文手,圈名AD。芥厨陀领,黑三角厨。喜欢摄影和旅行。女神鹿总和春政太太。

【金剑】不可方物(1)

.列表APHer勿戳.
.金剑初稿.
.凯属幼年熟人设定.
.一个金偶然被传送到扭曲跌宕时空里的故事.
Fate/Zero主线ArcherX非英灵成长体Saber




.
——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她举起剑。斩断了以往的黑暗,斩断了将来的灾难,最终将自己的后路也一并斩去。秉承着无法逾越的距离和至高的理想散出最刺人眼的光。

吉尔伽美什漫步在模糊的暗影之中,一道道黑影从他面前闪过,被纳入赤红的瞳孔,最终隐于黑暗,只余下越发明亮的光。刺痛人眼,但英雄王仍执意向它望去。不留下任何的缺失。

“有意思。”

吉尔伽美什微微上扬的唇角带着几分轻慢。他探着那光毫不犹豫地向前迈步去,金属的盔甲发出阵阵轻响。他直直奔刺眼的光源而迈步,似乎完全没有留意身后的阴影。他的身影在模糊的污浊里锐利成一道闪着暗暗光辉的利刃。

——第四次圣杯战争悄然过去。圣杯的被斩把英灵座扭曲成一道弧线,最终裹挟着随意的暴雨将英雄王置于扭曲的模糊之间。

尤瑟躺在病床上。魔法师站在他的床前,审视将死之人的目光却讽刺而冷静。老人的咳嗽声都浑浊而摇摇欲坠。他用目光笼罩着梅林。这位大魔法师露出一个微笑。

“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远远比你想象的更加强大。”魔法师讥讽的笑容终于毫不掩饰的展露出来,“安心永眠吧,尤瑟,老伙计。”


接着画面倒转,在翻搅的彩色里,世界翻成一片混乱的白色。

——那是王的崩殂。骑士们说只有天选之王才能够拔出剑,承接荣耀与胜利之光。

而半年之前的阿尔托利亚彼时刚刚结束和凯的比试,对未来的路途仿佛毫无所觉。她的剑只微微一挑便占的了先机,最终夕阳下,凯笑着扔下剑,而阿尔托利亚望着他的背影微笑,少女略显纤细的骨架看着仍然年少而美好。

略显稚嫩。吉尔伽美什交叠着手靠在她身后的树干上看她的背影。少女的微笑恬静平淡,还不是骑士王那副冷淡的模样。

——吉尔伽美什。
——哈…骑士王。
……英雄王颇有兴味地笑了笑。

他在身后的光圈里随意拽出一把剑掂量掂量。然后敲了敲后院的门扉。少女转过头来,对这位不请自来的旅人微微一怔。

“…我来讨教你的剑术。”吉尔伽美什丢过去一把正经的剑,掩了傲慢的自称。那把剑在阿尔托利亚手上停的稳稳当当,她拔出压手的剑来。

真是把好剑。她的眼睛亮了亮。尽管英雄王轻慢的意思比起讨教更像是玩乐,但少女却出乎意料的摇摇头,眼神清澈明亮,尽管还是跃跃欲试。

“你远道而来,这不公正。”阿尔托利亚指了指另外一只杯子。她把热水倾倒其中,杯子散发出一股廉价但清淡的香气。吉尔伽美什一怔。按说他不会屈尊在此。半句讽刺还压在喉头,阿尔托利亚对着他笑了,微微弯起的眼角平淡而简单。

也许是骑士王这时候的心思太过单纯,白的和纸一样?——这样子微妙的取悦了不好伺候的英雄王。
他别扭地坐在椅上端起热气氤氲的杯子,在阿尔托利亚期待的目光中,咽了下去。

“…勉强称得上不错。杂种。”吉尔伽美什确实别扭地适应着太过粗劣的茶叶。和骑士王后来的手笔相较仍然显得粗劣,尽管她有故意刻薄暴君作风的意思,却仍然要比这东西好多了。当时的阿尔托利亚?

和现在挺直的脊背相交叠,盘发严谨,护手铠和杯子碰撞,却拿得很在行。久违的能坐下来好好交谈,爱剑也不在周身。吉尔伽美什皱着眉品了半口——那杯子被随意一搁。
——什么东西。Saber哟,你把这种东西叫做“茶”么?

这当然不是茶。阿尔托利亚眉头未动。对阁下这种人也只能以此礼相待。说的凛然,耳尖却因为薄怒和气恼微微发红。微微低头去抿茶,轻轻的叹息散落在瓷杯碰动间。
……大概是技艺退步。

“不论如何,称呼对手杂种都不是骑士的作风。”
她不赞赏地摇了摇头,转身去拿烤完没吃完的薄饼,小心地放在桌边。

…确实,要得到满手的茧子和冰冷耀眼的光芒,泡茶维日是不可能。
吉尔伽美什放下茶盏。那粗糙的液体是在浪费时间,索然无味。

“阿尔托利亚。”
闻声的少女眼眸一亮,手指碰上剑柄来。

吉尔伽美什凝下神色。


“拿起你的剑。”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