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爱高于存在,存在怎么能不受爱的支配呢?”

APH,BSD文手,圈名AD。芥厨陀领,黑三角厨。喜欢摄影和旅行。女神鹿总和春政太太。

【一个小脑洞】Splendid/辉煌的,光辉的

R18脑洞.好茶.互攻.
抖S耀X抖M英/忠犬M英X女王S耀的两重搭配。
没有后续。




天使长跪在教堂中间。

他身后残破的门扉吱呀作响,绿树枯黄,生灵涂炭。

亚瑟·柯克兰,他虔诚地闭上眼。身后高跟皮靴在木质地板上留下的敲击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的眼泪打在地板上。痛苦撕扯着他的心脏。他被一把揪着领子被迫站起来。

“别哭了嘛。亲爱的。”恶魔抓着他的领子,玩味的笑达不到眼底,他用舌尖舐去那双让人心碎的眸子里的泪水。

在虹膜里刻下他的倒影。

“看着我。”
他笑着命令道。
“看着我。”

刻下他垂落肩头的长发,肩头指尖的皮革,刻下他额间的纹理。刻下他赤色和金色交相辉映的眼眸。刻下他脚下飘落的羽翼——

恶魔的手滑过白皙的肩头。天使长哽咽的音色越来越轻。他不再流泪。

亚瑟·柯克兰。他跪下去。他卑贱而普通地跪着,羽翼逐渐退去。魔魅悄无声息地看着他解下扣子,因战乱而撕破的伤口。
一文不值。

他爬行着踉跄着跪在魔魅腿边。


亚瑟·柯克兰。他曾向天父忏悔。虔诚地忏悔。
为了挥之不去的他眼前浅红的肌肤。为了他耳边细碎的喘息。为了他嗅觉里那一缕甜腻的牡丹香气。为了他目光里神圣禁欲的天使长。(1)
后来是为了他曾贪婪舔舐嗅闻迷失其中的半片黑羽。

他以颤栗的虔诚和可耻的渴求,在天父仁慈的面容前被包裹在地狱的火里。

“操我。”

他听见恶魔傲慢的命令。
他看见恶魔的微笑和他裸露的双腿。



(1).六翼大天使路西法最先背叛上帝.
为什么是老王说这句话?
因为我沉迷S受啊。
——当然,当然,你知道按照我的意思他们是会互攻的。smile。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