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爱高于存在,存在怎么能不受爱的支配呢?”

APH,BSD文手,圈名AD。芥厨陀领,黑三角厨。喜欢摄影和旅行。女神鹿总和春政太太。

【静临静】妄语

-身体意义上的互攻和精神意义上的临静。
-静静视角,小说12~13卷结局。努力试图挽回静静渣的形象最终临也厨自我放弃。啊怠惰。

  平和岛静雄那么真切而痛楚地恨折原临也。

  从池袋弥漫的空气不知何时全都充斥着无法原谅的金属味儿到他刮碰过的衣角全都炽热地发烫,几乎把神经钻透。瞳孔的捕捉每每仔细到仿佛每一个街角后都站着一个折原临也,神经也在接触到抹了血似的眸子时无法抑制地被点燃——无法形容那种让人咬牙切齿的疼痛感,毫无力气却让人心烦意乱,无法捉摸。疼痛从他偶然刀尖戳破的衣物所达的皮肤开始灼烧直到眼瞳。

  无法抑制的怒火中烧和翘首以盼混合糅杂着堵在喉口。啊,不行,厌恶透了。折原临也所爱的平凡的人类里偏偏出来一个平和岛静雄——那是什么东西。从他的喉管向下直到足尖都厌恶至极。恨不得让他当场血溅三尺。躯壳某处永远潜藏着对他的怨恨和厌恶。

  ——受不了。讨厌至极。无论是声音行动还是蛊惑人心的漂亮外壳。

  “饶了我吧——小静哟。”

  那副笑得毫无求饶架势的脸。

  碍眼。让人血脉倒流的碍眼。那只能持刀又能触过面颊的手,笑得暧昧的唇形和眯起的神秘眼瞳。让他被接触的皮肤发痛。

  折原临也的“爱”是疼痛而无法捉摸的爱。宁愿受此折磨致死也不愿逃离的人多了去,偏偏多了扎他眼的那一个。

  折原临也的蝴蝶骨在脊背因为刺激而弓起的时候会凸起成漂亮的线条,脚踝发着常年不见光的白皙。瞳孔眯成娴熟的兽眼,唇扬着笑着成那副算计人的姿态。鲜少捕捉的到他的轻喘,色气而慵懒的音色。喘气时夹着意味不明的呼唤。

  “……小静哟。”

   没有下文。舌小心翼翼在忍住的轻喘里击打牙齿几次,因为忍受地难捱而模糊了发音,最终化在笑的尾音里。折原临也的身躯白得病态,除了偶尔见光都在情报屋里闷着。全部展露在外的时候像完美的艺术品,毫无瑕疵。他光弯弯眼角笑一笑就能弄得男人心烦意乱。

  他们往往在打了一架以后纠缠在一起,无所谓谁上谁下也很少变动姿势——几乎毫无例外是正入式。那种强烈的占有感的满足——看着被干得合不拢腿的宿敌的脱力睡颜——心里阴暗意识疯长。

  折原临也和他吵得最厉害那天他们差点毁掉半条街。他就是有一句话点燃男人身上火花的本事,疼痛难忍,越这样笑的越招摇。后来两个遍体鳞伤的人跌坐一室,——临也的后背重重倒在地板上。他们蛮横地互相撕咬和咒骂。越遍体鳞伤折临也笑得越让他心烦。

  当日他感受的到腰上的腿弯因为刺激而微微打战。人仍然笑得危险而疯狂,生理泪水却夺眶而出。

  “小静。”折原临也冷静地唤他,“我恨你。”

  临也后来结结实实捅了他一刀,但毫无意义。青年把玩着刀子,扔来一个小玩意儿。他下意识接住,发现是人食指带着的戒指。尺寸不合,临也没事儿人一样惯例扭头就走。

  他们真的打得不留情面那一架临也伤得很重,被人救走姑且捡了条命。后来偶然听说在某个小镇定居,二级伤残,终日以轮椅度日,拒绝复健,仍然是那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样子。

  “要是你见到他,让他别再来池袋。”

  折原临也今年二十七岁,未婚,残疾,期待因有人寻仇最终死亡,依然有着怀着爱人类的满腔热忱和对如何爱别人一无所知的心。

注释:
  临也爱人类和爱人是不一样的。原作表示他是个对真正的爱恨非常不知所措的样子?留下戒指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得到所谓的爱。
  所以他说恨小静啊。小静感受到临也的那种感情然而也说了恨临也。
  两个人互相怨恨的这种关系表面看是保持的——只有当事人知道怎么回事。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