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爱高于存在,存在怎么能不受爱的支配呢?”

APH,BSD文手,圈名AD。芥厨陀领,黑三角厨。喜欢摄影和旅行。女神鹿总和春政太太。

【IB恐怖美术馆】Mary.

-作者发疯。

  画家的指尖因为不见阳光而白皙成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在白昼和午夜之间,在玻璃的洗笔器和柔软的画布之间的颜色。他的笔尖晕开浓郁的颜料,他的手勾勒出灿烂盛开的黄玫瑰,花瓣柔软得娇俏,开得肆无忌惮。他的笔尖晕出女孩白皙而又红润的面颊,如同鸽子扑闪的纯白翅尖。他的笔尖晕染女孩眼角拖开的眼帘上扑闪的睫羽。

  他背对着一帘阳光,那些光线透过窗晕染着他背光的背影。你知道他绘下的孩子拥有世上最美的身影。他的后人将艺术家的心血装裱,他的后人将美人儿悬挂在美术馆的墙壁上。

  孩子伸开她蜷缩的腿弯。她的金发瀑布般打着卷儿流泻肩头,她的蓝色眼睛在睫羽上下扑闪之间无助地闪光。她娇嫩的肩膀上覆着洋装的柔软白蕾丝边,袜筒直至小腿,随着动作动弹。

  她游荡在美术馆里肆意穿梭,与迟钝的娃娃嬉戏游荡,蜡笔在纸上画出一张张涂鸦,粗糙的边缘被随手塞进书柜。她游荡在雕塑的走廊里接受他们僵硬扭头的致意。她四处哭着寻找父亲的踪影,探寻他充满阳光的画室和逆光背影。她游荡在美术馆的房间里看着女人们四处寻找玫瑰用来占卜无聊的人生。她收到的礼物是异常精美的黄玫瑰,没有香味也永远不会枯萎,冰凉而精致僵硬的艺术品,拥有无人赏识的娇艳。

  岁数相仿的红裙女孩手里握着艳丽的红玫瑰,香味浓郁。她身后的青年美丽而温柔。他们寻找着逃离这里的路。她握着黄玫瑰混在其中,直到他们找到她的秘密烧掉她的玫瑰藤。

  再见啦再见啦。再见啦。
 

  他们说再见啦,Mary。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