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爱高于存在,存在怎么能不受爱的支配呢?”

APH,BSD文手,圈名AD。芥厨陀领,黑三角厨。喜欢摄影和旅行。女神鹿总和春政太太。

【朝耀】海妖和贵金属以及羊皮卷

【朝耀】海妖和贵金属以及羊皮卷
-
/即好茶练笔系列.多为短打段子.
/
亚瑟·柯克兰船长睁开眼。他习惯性地伸出手去碰了碰枕下的枪支,令人心满意足的冰冷让他微微按捺了自己的惯例神经过敏。他撑着手臂坐起来,金发在太阳神的宠溺照耀下反着光,墙上磨损模糊的羊皮地图占据着好大一片领地。他的海域正在阳光下一击一击温柔地向船长先生致意。他颇为志得意满地扫视着取之不尽的宝藏和金币,贵金属在船长先生从脸颊蔓延到下颌的疤痕上蜿蜒着反光。

但是并不;亲爱的。他的船上有比金币更加耀眼,比珍珠更加美丽的人。王耀正在甲板的一隅安然提炼着他脑子里能够不成规则地转化为黄金的东西。所有的水手都知道他能清晰辨认出海妖会在什么地方出现,所以他们也神圣而粗犷地跟随着东洋人调转方向。东洋人有被晒出一层薄薄的麦色但仍然显得白皙不少的皮肤,此时正撑着头有一搭没一搭地折着杯里的茶水。

——难不成传说你们把茶水倒掉而调理茶叶是真的?不,不是这么做的。好了,第一遍茶水要倒掉。亚瑟坐在王耀面前,中国人懒散地打着呵欠。

——有传言说他抽大烟而不上瘾,所以显得面如冠玉。…可是这个半吊子的形容是哪儿来的呢?亚瑟语塞半晌,强行夺了话头,而披着一头黑发的中国人也越过了关于烟草的问题。但是他的确只抽烟。

所以现在亚瑟看着专心致志盯着占星板似的奇怪图画的王耀。王耀含情脉脉的盯着那块凸出的小小海港,他把炭笔一摔——亚瑟已经免疫他的奇怪行为——随即平静地命令惊慌的水手掉转船头。

亚瑟没有问他为什么。王耀抱着胳膊向水手保证(与此同时他面容轻蔑,充满不爽和火药味但其实只是简单的没有睡好的起床气闹别扭),他以亚瑟·柯克兰的名义保证那个天然港是个暗礁和水下暗潮的度假区,只要这艘船接边就非得撞大运不可。说这话的时候亚瑟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这艘船的船帆,也是王耀背后的远景。在对比物的衬托下前者显得格外孱弱。

“你可以不相信我而去试探着信任这油光发亮的船帆以及桅杆。”

“哦,那么我选择相信你。”

王耀挑高了眉梢。亚瑟心平气和而宁静,他对这个人的起床气和“你”而非“你们”都过于有信心,所以他也没有失望。王耀带着耐性泡了一杯茶,他捧着茶杯安然看着远处簇拥着太阳的金色海妖们在绮丽的水港边张扬着华丽的毒牙。东洋少年抱着他的占星板沉默以对。

王耀抿着茶看着水手对他投来的敬佩目光。王耀低下头说亚瑟。

船长先生应了一声他的客人的呼唤。中国人温和而清亮的声调喊他的名字轻稳而恼人。王耀说亚瑟·柯克兰先生,茶杯完全不是这么拿的。

王耀俯下身。他披散的头发背着光完美地打上一层美丽的光晕,缎子似的,发梢撩拨得人心痒。他琥珀色的眼眸温和而自持,白皙的皮肤在两个人的呼吸之间微微地看出一点柔软的绒毛。他突然很想吻吻情人浸满杀伐和鲜血的躯壳,于是他低下头去吻了吻英国人的眼皮,精度不高,闭着眼的时候睫毛扫到了对方的脸颊,半个吻落在酸涩的伤疤上。亚瑟的手架在王耀肩上,中国人他轻微地勾起唇角。

远处散发着金光的海妖。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