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煜

“我再也不向命运低头,尽管我们相伴而生,也将相伴而死,如同血溶于水中。”

0.


-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我说,“当我举起刀子的一瞬间,它变得简单容易,再也不会困扰我了。”


我为我的供词负责,保证它真实,不经任何更改。同样地,我希望您也为我的供词负责,不过我要负法律责任,您要负道德责任,即:您永远不可公布我的供词,直到我因连环谋杀而被执行死刑。因为我缺乏面对现实的勇气,承担不住任何一点被人指责的羞愧,失望或者别的什么。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不会有什么比现在更糟的了”,这种想法是错的。我们的生活其实充满痛苦。三个月以后,当我面对着要对我执行死刑的枪口,我也不会痛苦、懊悔或是悲怆。我会想到若干年前有人说:我最讨厌你这样的……我当时问:最讨厌我这样的精神病和同性恋?而她说:不,我只是讨厌你。


这就会是我的墓志铭。其实我知道我未来不会有墓碑,骨灰都不一定有。我的骨灰会被丢进垃圾场,和那里的泥土混在一起,散发垃圾的腐臭。唯一使我高兴的是,想到若干年以后我就会和所有无罪的人一同变成泥土的一部分,我就会发现我的罪恶没有得到审判,更没有惩罚和制裁。
我从未受任何救赎,无法皈依,也不能回头。如果要赎罪,我前二十三年就已经把所有罪都赎没了。说完这些,我就不希望有人争论我到底有没有罪、到底应该怎么看我的问题了。我有罪,而且已经为此付出了法律认定应该付出的代价。


我和生活积怨已久,最终两败俱伤。我用三个月的时间表达对生命所有的怨恨。我只会愧疚,惋惜与遗憾,绝不忏悔。我知道自己身败名裂,以杀人犯的身份死无葬身之地。但我再也不向命运低头,即使我们一起降生,也终将共同迎来毁灭,如同血溶于水中。




-

新故事。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