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人生就是要战斗到死。

--
文野/APH写手.圈名AD.芥厨陀厨.兼任司书和审神者.

【朝耀】西洋剑

【朝耀】西洋剑
-
·海英背景。非国设。


柯克兰船长姑且那时候还是一个英俊潇洒的青年,金银珠宝论斗装,美人香酒绕身怀。他能和人从莎士比亚聊到雪莱,再从雪莱里寻找有紧实大腿的姑娘的影子,接着又能大梦黄粱,不知东方之既白。而王耀是他手下最得力的干将和最火辣的情人,他是他的剑与枪?


并不。从浮华摇摇欲坠的中国来的亚洲人有瘦削的腰线,苍白的面颊和一块占星板。他来到柯克兰的船上是因为一次对过路商船的劫掠。彼时王耀还只是个少年,他捡起地上柯克兰嘲弄地丢来的西洋剑——在枪支的时代简直像一根软弱无力的缝衣针,我们就这么说吧。


斜阳映照着大海汹涌的波涛和柯克兰的船若隐若现的沉重船底,从王耀在夜幕模糊中黄昏里乍起鎏金的眸子里映照出摄人的暴戾。他用模糊的视线盯紧了肥硕的水手的身躯——水手是反叛了柯克兰先生上一对仇敌的内应,名叫亚历山大·玛门,为了他母亲的姓氏而羞愧不已,自幼在海上漂泊。而王耀,他只能冒着脚踝碎裂的危险殊死挣扎,失败即为生命的终结。

亚瑟·柯克兰先生歪戴着缀着奇异鸟兽的尾羽的红底帽子,纤长有力,线条流畅的腿交叠着,长靴包住黑色的沉寂布料。他饰着流苏与珍珠,翡翠,以及那些白金的手搭着尖刻的下颌。他狼一样的尖锐眼眸在任何人,在那因为触及中国人暴起乖戾而退缩的懦弱的斜阳之前,在那个笑着的水手之前被强大的猎物散发出的死亡的魅力儿打动。就好像海盗征求永无止境的大海彼岸黄金岛屿一样,在那黄金岛之前有数以千计的艰难和海兽,但是海盗渴求它——一面渴求着被海浪掀翻时将荣耀归于深海,一面渴求着征服那波澜壮阔的海洋。

亚瑟·柯克兰盯着他——王耀纵身跃起,径直冒着踝骨断裂的危险奋不顾身而冷静残忍地把那柄西洋剑刺进了水手壮硕身躯的喉管,海盗把他绷起的肌肉线条乃至他被挑断发绳披散肩头的长发尽数收入眼中。那一股模糊的感触稍纵即逝地随着王耀劫后余生的昏迷而遁入深海——亚瑟·柯克兰站起身。海盗冷淡地踹开了壮汉血肉喷溅的身躯,单膝跪下抱起中国人单薄孱弱的躯壳。


“把亚历山大处理掉。”

柯克兰冷淡地望着靴尖沾上的鲜血和油脂。他抱着略显轻薄的重量走在船舱里,光影投映在中国人苍白的面颊上徐徐滑动着,似乎是蠕动的海蛇。

王耀醒来的时候,亚瑟冷淡的面容就在他身边不远的地方静静面对着转醒的中国人。亚瑟·柯克兰透过王耀琥珀色温冷的虹膜触摸到他内心汹涌猖獗的深海,远处有黄金,珍珠与鸣唱的海妖。

……海盗的三大本性:掠夺、征服、侵略。
现在王耀披散的黑发和曲线匀称的身躯中潜藏着并未爆发的力量。

“我把那柄西洋剑送给你。东方人。”他俯视着猎物危险的面孔,伸出那只没带任何装饰,手指细长但掌心布满厚茧的手。“成为我的副手。成为我的剑和枪。”


王耀盯着他的脸笑了。年轻气盛的人勾起一个不甘示弱又野心勃勃的微笑。他接过那柄剑入鞘。咸涩的海风和模糊视线的海浪融合成横跨在他们之间的心照不宣的暗流,王耀的手拉过海盗的手腕——两张满是厚茧的手心贴合的瞬间感触像在燃烧的火焰——中国人闭眼在他的指尖落下一吻。
他的目光扫过亚瑟和女王重合的面容和那头金发:“效忠于您,殿下。”






王耀口一张一合,誓下半生年轻气盛。他在甲板上看远处港口燃烧着却永无完结的金色海妖,他冷淡的背影映在亚瑟的眼里。王耀的面色渐渐不复病态的苍白——他总在遥望没有海域的东方,太阳升起和照耀的地方。他的征战和效忠优秀而极具侵略性,某一天王耀砍下西班牙舰队的副手那条捏断不知多少人脖颈的胳膊,鲜血淋漓地溅了他满脸,王耀抽出那把西洋剑刺穿他的喉咙;副手不甘地盯着他的面容,紧接着可怖地颤抖起来睁大眼睛,满是血沫的嘴一张一合着念他的名字…他倒下去。王耀把他的尸体踹进了永不止息的大海。

亚瑟·柯克兰战后望着他瞳孔里那片海。他们在床上的鏖战非得把一方的脖颈吮吸啃咬地红一块青一块,满布着侵略的标记。占有,掠夺,侵略,三者缺一不可,最终将对方的灵魂和血肉咀嚼到骨血里,在那片海域上升起日不落的国旗。

亚瑟难得负伤的一次是他生命中不可抹去的痕迹。他静静地坐着让王耀给他包扎,脸颊到颧骨的伤痕深刻而不可忽视。忽然中国人强硬的压上来,不轻不重的吻落在伤口上酥麻麻地作痛。那道伤口痛了他大半生,从二十七岁意气风发到三十九岁日臻成熟,从王耀二十六岁冷淡孱弱到三十八岁温和沉着。
某一日柯克兰先生的船队终于被击沉击落,他和王耀并排躺在孤岛的山洞里,潮湿的地面上只有火哧哧地响。亚瑟听到自己的肺像残破的风箱似的拉着响,血流到他为之奉献一生的女王国土上。他身边是王耀和他折断了的西洋剑。亚瑟努力笑了一下。

他说:“让我看看你的眼睛。耀。”他说,让我看看我为之征战一生的海。他此刻身无分文,一无所有,和十二年前那个青年唯一的区别在于没有那么年轻。

王耀转过头去看着他。东方人也没好到哪里去,海盗望着他的眼睛,迷迷糊糊又回到十二年前的黄昏——那片海好好的在那里,其中取之不尽的宝藏等待着他发掘。他在等一个答案,仅仅是属于亚瑟·柯克兰的那片海和那个人的答案…占领,掠夺,侵略,没有什么征服了王耀。


王耀看着他温和的面容,他的眼睛捕捉着亚瑟尖刻的下颌和苍绿的眸光。他说:那把西洋剑。你记不记得你把她送给我的黄昏?


“这把剑的名字叫什么?王耀?”


“西洋剑…就是西洋剑。”



王耀看着亚瑟·柯克兰仿佛蒙受救赎的目光,他笑了:那把西洋剑。
他看着亚瑟终止的呼吸和平缓的微笑,缓缓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2)

热度(59)